高質量發展寶雞探“寶”

2019-06-15 11:20
編輯: 郝云菲
來源: 新華社—《瞭望》新聞周刊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孫波?張伯達?陳晨

  5 月22 日拍攝的寶雞市渭河兩岸 陶明攝/ 本刊

  ◇以創新驅動破解轉型之困,基于自身比較優勢布局培育產業集群,以先進制造為牽引,加快動能轉換,寶雞市充滿活力的高質量發展路徑日漸清晰

  ◇“信心從哪里來?就在于幾十年來聚焦主業從不動搖的專注。”

  ◇調結構、轉方式,從數字上看,舍棄了一些增量和增速,但通過聚焦比較優勢,一大批戰略性新興產業得以聚集

  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印跡和品格。

  位于渭河之濱、秦嶺之北的陜西寶雞是一座擁有2770年建城史的城市,3000年前西周時期制作精美的青銅器、銅車馬呈現出這座城市古代制造業的輝煌。

  1963年出土的“何尊”銘文中,有“中國”一詞最早的文字記載,這一造型雄奇的國寶級文物,折射出這塊土地源遠流長的制造文明。

  新中國成立以來,作為國家戰略布局的工業重鎮,一批大國重器先后誕生于此,創造了中國裝備制造史上一個又一個“第一”。歷經壯麗70年發展,今天的寶雞向世界閃耀著一張張“中國制造”名片:中鐵寶橋公司的高鐵道岔,助力中國高鐵創造了“硬幣不倒”的神奇;寶鈦集團研發的4500米深潛器載人球殼,打破了歐美技術壟斷;寶石機械公司的12000米石油鉆機,技術全球領先……

  仲夏時節,《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深入寶雞市的工廠企業、產業園區,在工業機器人舞動的長臂前,在自動化石油鉆機下,在工人忙碌的身影旁,感受到一座老工業城市轉型發展的從容不迫與勃勃生機。

  近年來,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寶雞市保持定力和韌性,以創新驅動破解轉型之困,基于自身比較優勢布局培育產業集群,以先進制造為牽引,加快動能轉換,充滿活力的高質量發展路徑日漸清晰。

  有一種堅持叫定力

  改革開放之初,許多西北人與現代生活的第一次“親密接觸”都有著濃厚的寶雞烙印:寶花牌空調、雙鷗洗衣機、長嶺-阿里斯頓牌電冰箱,一件件“寶雞制造”見證了這里雄厚的制造業實力。

  然而,世紀之交,市場經濟浪潮來襲,許多誕生于計劃經濟時代的老國企,一度陷入發展困境。創建于三線建設時期的“法士特”就曾面臨生死存亡。

  “上世紀末企業最困難時,鍛造車間的小伙子們下了班去飯館吃飯,2元錢一碗的面條都舍不得買。即使這樣,他們也沒有放棄對企業的執著。”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陜西法士特汽車傳動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嚴鑒鉑憶及過往,滿是感慨。

  經濟下行、利潤壓縮,轉型時期的浮躁感撲面而來,一些制造企業轉向金融資本、投資地產的時候,“一根筋”的法士特人依舊專注于自己的主業。

  “世界上有那么多精而專的百年老店,我們為什么不行?擺脫困境,唯有專注產品創新這華山一條路!”

  給技術人員發放崗位津貼,加大科研投入、提升產品性能,請進來、走出去……一系列改革舉措陸續祭出。在市場的摔打中,法士特人開始捕捉到“品質”“服務”“成本”幾個關鍵詞。短短幾年,公司上下面貌一新。

  堅守換來撥云見日。今天,走進法士特集團寶雞法士特齒輪有限公司6DS裝配車間,機器的轟鳴聲此起彼伏。大屏幕上不斷跳動的一串串生產數字,彰顯著企業的勃勃生機。

  始終以重型汽車變速箱研發為主業的法士特集團,如今產銷量已連續13年位居全球第一,成為行業的“單項冠軍”。

  “變速箱是完全競爭的行業,我們和世界頂級企業已短兵相接很多年。企業擁有1100多項發明專利,面對市場變局,提前儲備人才、儲備技術,不打無準備之仗。”集團公司總經理馬旭耀一字一頓,言談間自信滿滿,“信心從哪里來?就在于幾十年來聚焦主業從不動搖的專注。”

  老工業城市面臨轉型難題,是另起爐灶,還是保持一份定力?面對抉擇,寶雞人給出了答案。

  “實體經濟是發展之基,創新驅動是發展之源。寶雞制造業門類齊全,但不能同時發力,眉毛胡子一把抓。”陜西省副省長、寶雞市委書記徐啟方娓娓道來,轉型不等于盲目轉行,制造業是一個國家的本錢,更是寶雞的本錢。尤其是高端裝備制造業——這是寶雞經濟的根基,也是寶雞發展的潛力,這座老工業城市在轉型中要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保持發展定力、聚焦優勢產業,推動制造業做大做強。

  立足于創新發展,寶雞對工業門類認真梳理,突出比較優勢,確定了汽車及零部件、鈦及新材料、優勢裝備制造、煙酒食品、高端能化等5個千億級產業集群的發展思路,將優勢生產要素不斷向核心產業集中。

  在寶雞蔡家坡經開區內,漢德車橋、法士特伊頓、陜汽商用車等企業陸續入駐,有的已經達產,有的開工在即。

  這個坐落于一座小鎮里的開發區,“名分”不大,“個頭”卻不小:500多家工業企業中,規模以上企業就有64家,汽車整車制造和關鍵零部件制造特色產業集群加速隆起,2018年實現生產總值145億元。

  “寶雞的工業發展也曾‘翻過燒餅’,問題就出在布局的單個企業多,圍繞重點產業配套的少。產業鏈太短,形成不了規模效應。告別單打獨斗、發展產業集群,也是從教訓中趟出的一條‘血路’。”寶雞市市長惠進才坦言。

  為整車企業配套車板和主副儀表板的成都航天模塑股份有限公司寶雞分公司,2017年進駐蔡家坡經開區。公司方圓百米之內,合作伙伴和商機俯拾即是。

  “從生產、包裝到運輸,我們每年可以為配套企業節約上千萬元物流成本,這是一個雙贏的合作。”公司副總經理董強掰著指頭算了一筆賬,“之所以不遠千里來到寶雞,就是看中了這里完整的汽車產業集群。”

  有一種力量叫韌性

  行走寶雞,穿城而過的渭河兩岸,滿眼碧透,花團錦簇。白鷺在水邊小憩,儼然百里畫廊。數千米的健身步道上,不時有游客玩起自拍,傳來歡聲笑語。印象中老工業城市“傻大黑粗”“灰頭土臉”的標簽已再難尋覓。

  綠色發展踐行著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西北首個生態示范城鎮群,寶雞市市轄9個縣有8個縣榮獲國家園林縣殊榮,6個縣躋身全國綠化模范縣……一張張新名片,不斷詮釋著寶雞的新形象。

  高“顏值”的不只是城市環境。2018年,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寶雞交出的一份成績單同樣“亮眼”:規上工業增加值、固定資產投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分別同比增長7.6%、12.1%和10.4%。

  難能可貴的是,與一些老工業城市在轉型期發展曲線“起起伏伏”相比,近年來寶雞經濟沒有出現大起大落,始終表現穩健。

  這份發展的韌性從何而來?本刊記者在一家家企業中一路走、一路問,一路尋找答案。

  5月29日,第三屆中國(寶雞)國際工業品采購展覽會(石油裝備跨國采購會)現場,中國石油寶雞石油機械有限公司的展臺前人頭攢動。7000米自動化鉆機、國產化壓裂新裝備、海洋鉆井隔水管系統等產品模型吸引了諸多國內外客商的目光。

  寶石機械公司鉆機分公司經理賀環慶介紹起產品來,自豪洋溢在臉上:“以鉆機為例,傳統鉆機每班次需要十幾人操作,7000米自動化鉆機則只要5~6人即可正常操作,更安全高效,設備損耗也少。自2018年投入市場以來,已經占據全國陸上新增石油鉆井市場的半壁江山。”

  早在2007年,12000米鉆機就在寶石機械公司問世,此后獲評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至今仍是全球技術非常先進的陸地用特深井交流變頻電驅動鉆機。在幾年前,面對國際油價“跌跌不休”的行業困境,企業仍絲毫沒有放松科研力度,堅持每年研發投入2億元以上,不斷推動產品工藝升級。

  “石油裝備更新換代快,用戶需求個性化強。我們打了提前量,早在四五年前就開始謀劃新產品的技術儲備。因此,我們的科研水平始終處在第一方陣。今年前4個月,公司新增訂貨29億元,同比增長57.65%。”轉危為機,靠的是啥?寶石機械公司黨委書記郭孟齊一語道破天機——“堅持創新,久久為功!”

  科技創新的不斷求索,正在成為寶雞制造業企業的共識。在寶雞吉利發動機有限公司,每50秒,就有一臺1.5TD型發動機成品裝配下線。

  從2017年6月首臺發動機下線到今年6月,這個寶雞工業的“二年級新生”,已累計生產22萬臺發動機,勢頭強勁。

  “這款發動機本身的研發水平已經屬于一流,經過持續的工藝完善,目前功率和扭矩等關鍵指標全面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搭載吉利、領克等品牌的19款車型,供給12個整車制造基地。”公司總經理秦亮說。

  “新生”后勁十足,“老生”則依靠創新不斷煥發活力。去年11月,由秦川機床工具集團股份公司生產的電扶梯驅動主機和自動扶梯在港珠澳大橋正式服役。在這家有1萬多名員工的大型國企內,工程師隊伍就有2000多人。

  “在許多細分領域,比如齒輪磨床、螺紋磨床,我們已經是國內第一了。但是企業沒有盲目擴張,始終堅持定制化生產,把主要精力放在技術創新上。”秦川機床工具集團股份公司顧問胡弘說,建立正向的研發設計系統,擁有自己的原創技術,企業就真正掌握了立于不敗之地的“密鑰”。

  在秦川機床集團,記者聽到這樣一個故事:企業研發的工業機器人關節減速器打破了日本對該領域的壟斷,但在一次展會上,一家日本同類企業卻提出質疑,懷疑秦川有“偷竊”之嫌,甚至發來律師函求證。集團拿出產品的計算書等研發資料,對方一看,心服口服。

  創新,已經成為這座城市的靈魂。

  啟動“中國傳感器之都”建設,組建特種飛行器工程研究院,在陜西率先建立機器人智能制造產業園,全市建成和引進國家級研發中心或分中心18個……寶雞市副市長王寧崗說,寶雞全力推動工業從“制造”向“智造”轉型。如今,全市高端裝備和智能制造業產值已占規上工業總產值的三分之一,新動能不斷壯大,創新體系日漸完備。

  有一種擔當叫“舍”“得”

  推動高質量發展,過去幾年間,寶雞做出了一道道“減法”,卻收獲了意想不到的“加法”。

  “我2017年來寶雞任職時,分析地方財政收入結構發現,非稅收入占一定比例。我們下決心把這塊砍下去,雖然可用財力會暫時減少,但換來了營商環境的好轉。”徐啟方說。

  2018年以來,寶雞累計取消涉企收費82項,年均減輕企業負擔約3億元。營商環境的優化,持續激發出市場活力。2018年,寶雞新登記各類市場主體4.4萬戶,同比增長24.9%。

  惠進才說,過去寶雞部分縣區發展方式較為粗放,近年通過調結構、轉方式,下決心關停了一批礦山和污染企業,“GDP往下掉了好幾百個億,看得直讓人揪心”。從數字上看,“舍棄”了一些增量和增速,但是,通過聚焦比較優勢,一大批戰略性新興產業得以聚集。今年第一季度,寶雞35個主要工業行業中,有28個保持穩定增長,有些還是高速增長。

  一批拉動發展的優勢區域加速形成。設立于1992年的寶雞高新區,在創建伊始發展乏力,一度面臨被“摘牌”的境地。如今,通過協同創新,有所為有所不為,這里的鈦合金、高端裝備制造、汽車及零部件等優勢產業集群已頗具規模,去年全區實現工業總產值2400億元。在科技部火炬中心對全國157個國家高新區的排名中,曾經的“后進生”位次已大幅提升到第52位。

  在蔡家坡經開區,政府投資建設了百萬平方米標準化廠房,企業只需搬入設備即可生產。入駐于此的一家汽車零部件企業負責人說,過去投資項目,僅僅是等廠房建好就要一年半,導致企業屢屢錯失市場良機。在寶雞投資則是“廠房等設備”,設備調試一完成,很快就能投產。

  古都風貌和現代風尚并存,宜業而又宜居的寶雞市變化中依然有著自己的堅守。

  作為關中平原城市群中的重點城市,寶雞的房價水平低于周邊一些同體量城市。徐啟方說,我們沒有把房地產作為支柱產業,而是把實體經濟作為發展的第一支撐,雖然減少了土地財政,但形成了房價洼地,有利于留住和吸引人才。

  “舍”“得”算法的背后是改革的力量。在我國鈦工業的領軍企業寶鈦集團,過去一年間,一場“1+N”改革讓這里新風撲面。

  寶鈦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儉說起話來言簡意賅:“1”是集團掌控宏觀,“N”是下放經營自主權,關鍵詞就是“放活”。當制約發展的藩籬被沖破,企業跑出了“加速度”。2018年,集團實現營業收入202億元,一舉扭虧為盈。

  “在‘舍’與‘得’之間,寶雞嘗到了新舊動能轉換的甜頭。今年原本可能是寶雞工業發展最困難的一年,但是高端裝備制造業卻以兩位數增長,又是高質量發展很好的一年。”寶雞市工信局局長段寅生深有感觸地說,超前謀劃積蓄了力量、孕育出希望。

  采訪中,這座城市的決策者們和企業老總們的一個普遍共識是,依托產業集群培育新動能,在堅守中創新,在創新中強大,寬松的發展生態和優良的營商環境正是寶雞市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底氣所在。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12131124627017
超级大乐透彩票破损